IMF总裁:预计今年超170国人均收入负增长,修复经济伤疤至关重要|《财经》封面

多国渴望尽早控制疫情,实现有序复工复产。然而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多边合作抗击疫情受到挑战,这也是格奥尔基耶娃面临的时代难题

封面设计/黎立

文 | 《财经》(博客,微博)特派记者 金焱 发自华盛顿

编辑 | 苏琦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格奥尔基耶娃(Kristalina Georgieva)富有才干和经验,在国际上享有高度信誉。在她执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不足半年之际,新冠肺炎疫情作为2020年非经济类的外生因素,扰乱了全球社会以及经济秩序,全球经济几近停滞。

5月18日上午,在接受《财经》记者的独家视频专访时,格奥尔基耶娃脸上挂着她有标志性的亲和力十足的微笑。在世界经济一片低迷中,曾任欧盟委员会副主席、世行首席执行官的格奥尔基耶娃,率领基金组织监督国际货币体系和全球经济形势,对189个成员国的经济金融政策开展健康检查,了解各成员国可能面临的稳定风险,并就可能的政策调整向各国政府提供建议,向国际收支困难的国家提供紧急资金融通。使国际货币体系能够实现促进各国之间货物、服务和资本正常往来,从而维系稳健的经济增长。

此刻,世界经济格局暗流涌动,新冠病毒仍对全人类的生命安全造成巨大的威胁,隔离、封锁、保持社交距离等措施在短期内导致全球经济急剧收缩。而疫情持续时间的不确定性也将给需求、产业链,以及金融和大宗商品市场带来压力,亦将给未来全球经济发展带来进一步冲击。之前,IMF表示,为了减缓病毒传播而实施的企业关闭和封锁措施将使世界陷入上世纪30年代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衰退。

来自世界各地的数据比预期的要糟糕。格奥尔基耶娃对《财经》记者指出,2020年全球经济预计萎缩超过3%,2021年全球经济将强劲反弹,全球增长预计达到5.8%。这是基于疫情不会发生第二波大流行的假设,但这里预期的反弹不足以达到危机前的基线,换句话说,基金组织预计2021年经济的复苏只是部分复苏。同时,由于实行有效的财政刺激措施、采取有效措施提振消费者信心、或因数字经济加速使经济更有活力,这些可能性使一些经济体更快速地反弹。

图/受访者供图

格奥尔基耶娃1953年出生于保加利亚首都索非亚。在大学时她曾写诗、弹吉他,把英国披头士乐队作为最爱,喜欢做饭和跳舞。现在年过六旬,她的精力集中于建立全球危机应对体系,她说:“哪里有苦难,哪里就会出现混乱,并可能蔓延……现在世界很小,我们就像水族馆里的鱼。”IMF为她提供了新的巨大平台,新冠肺炎疫情危机则为她提供了应对危机的实战机会。

举目四望,截至2020年5月29日,全球新冠肺炎确诊新冠病例已超过583万例,死亡病例达36万例,美国确诊病例升至172万例,死亡病例已超10万例,俄罗斯、巴西、英国、西班牙和意大利等国累计确诊病例超过154万例。美自3月以来失业总人数接近3900万,近两个月的总数大致相当于大萧条时期的初请失业金人数。多国渴望尽早控制疫情,实现有序复工复产。然而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多边合作抗击疫情受到挑战,这也是格奥尔基耶娃面临的时代难题。

不过格奥尔基耶娃经常强调一个观点:如果政治舞台上有更多女性站在第一排,那么冲突将更容易化解。在她的努力下,她拥有比前任IMF掌舵者更大的金融资源动用杠杆——IMF的借贷能力达到空前的1万亿美元。至于约束IMF的最大股东美国,有媒体报道说,格奥尔基耶娃以电话、登门拜访等各种形式来说服美国国会同意支持多边合作,她说:“在我们面临前所未有的全球挑战之际,寻求合作非常重要。”

无人幸免的危机

我们此刻正在经历的危机与其他危机截然不同。新冠肺炎疫情比大萧条以来世界所经历的任何事情都更为影响深远,它也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挑战

《财经》:全球处在新冠肺炎疫情所带来的危机中,你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想必日无暇晷。

格奥尔基耶娃: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一直昼夜不停地努力,我们有189个成员国,它们正面临着一场真正的、非比寻常的危机。举个例子,我们在创纪录的时间内提供了56个紧急融资援助,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历史上,我们从未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如此迅速地响应。

上一篇:皓天财经集团(01260)预期年度净利有所减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