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开州镇东政府“少征多占”酿成“恶性事件”为何不被“追责”?

2019年12月28日,中国焦点新闻网以《重庆开州占地村民安置补偿不到位“无奈”阻工又遭非人待遇》http://bbs.tianya.cn/post-45-1813710-1.shtml在网上曝光后,各网站和论坛分别进行了转发和点评,在社会上引起了极大的反响,不少网友认为:赵远明竟然面对10多名向他下跪的老百姓“面带笑容”,还说要用车碾死你们……(赵远明多次到现场都带着民警,有视频录音为证)这是何等的恶劣、狂妄!严小辉面对30多名年龄比她大许多的下跪的群众也是“冷若冰霜”,根本没有一点同情和理解!这还是什么为人民服务的“公仆”?还是什么老百姓的“父母官”?前不久,某下级官员给上级官员打伞,以及某官员在受灾现场露出笑容,就被停职检查,而赵远明、严小辉面对下跪百姓的态度,是否更为嚣张?为何却能平安无事,是不是他们的背后有着强硬的“保护伞”?记者感到困惑,记者在其他省和重庆市其他县,采访到这类违法违纪案例时,相关单位立即作出纠正错误的决定。可此文在网上转发近半年了,开州区政府却并没有纠正违法行为的表态或行动……
近日,记者接到村民电话称:开州区政府对网上舆论听之任之;对执法部门知法犯法、随意抓捕、通缉村民的不法行为,不纠正、不处理,表示强烈的不满!希望记者对此事作后续跟踪报道,将镇东镇政府、镇东派出所、开州刑警队等单位的所作所为公之于众,让全国的热心网友评论和谴责!记者只得再次前往了解详情。
上图:镇东街道办赵远明面对向他下跪的20多名村民面带笑容地说,要用车碾死你们,说的声音不大,但群众听到后就说,赵书记你来碾死我们呀,来呀(有视频录音为证)

赵远明间接“逼死”人命竟然“逍遥法外”

为了多方求证,记者在镇东进行了为期数日的明察暗访,村民反应最强烈的,一是镇东政府以征地为名,强占村民耕地,1—3社共计两百多亩(有征收土地协议为证),政府严重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管理法》,应立即纠正。二是在拆迁时,政府再三承诺的建房地块,被政府单方私自调换在村民不能接受的建房地建房,原承诺的地块以每亩500多万元的价格卖给开发商,镇东政府的主要领导干部的行为严重违反了党的群众纪律,采取了极端不民主的方式,蓄意欺骗人民群众,侵犯了人民群众的知情权、参与权,村民表示坚决要在政府原承诺的地方建房。三是村民强烈要求依法废除政府所执行的,不合理、不合法的2015—55号会议纪要,废除2017年8月23日未达到建房条件,而提前发布的划地建房公告,确保人民群众的合法权利。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村民向记者反映说:镇东可以说是开州“最黑”的镇!因为村民对政府“少征多占”不服,部分村民到施工现场,希望与政府达成协议后再施工,赵远明竟然带领数名民警先后将王楚林、孙志奎、张兵等村民抓捕(有视频录音为证),有的被拘留、有的被罚款、有的被监外执行。
村民李某说:王楚林、孙志奎、张兵等人,因施工方将剩余泥土强制倒在镇政府没有征收的土地上,便骑车来到现场,将车放到大门口,希望达成协议后再倒上,却被施工单位将混凝土倒在摩托车上,派出所出面调解后,认为施工方不占理,将车清洗干净归还。没有想到,四个月后,赵远明竟然带着数名民警,当着两名十多岁的孩子的面,就像抓捕杀人犯、通缉犯一样,将张某按到在地,押上警车,没有出示逮捕证、没有拘留通知书,这是否是程序违法?他们到底犯了什么罪?难道政府想什么时候抓人就抓人?难道派出所抓人就不管这个人是否犯了罪?这还是不是法治国家?几个月前派出所已经处理好的“乱到土方”一事,几个月后再去算“老账”?“阻止乱到土方”能有多大的罪?还被直接投进看守所?两天后,赵远明又带人将张兵70多岁的母亲等10余名老年人强行带到社区,不给饭吃、不给水喝,10多个小时才放回家。张母因受到惊吓过度,又因为儿子被抓捕后,了无音讯,忧虑成疾,三天后竟然撒手西去(有录音录像资料为证)……
村民王某补充说:按照当地风俗,必须由儿子送母亲上山,家属只得求政府放人,找保人,写保证,好不容易才将张兵放出来“尽孝”,据知内情人士说花了好几万元,而且写好《保证书》送去,赵远明说不行,赵远明就一句一句地说,村主任写,写好后,叫张家人照抄内容,主要内容是受人唆使。事后,张兵吓得再也不敢多说一句话了,更不敢接受记者的采访,一旦听说有社区领导、镇上领导、公安民警要来,就赶快躲避。

上图:公安部三令五申禁止警察参与拆迁,赵远明却随时带着民警在征地拆迁现场(视频截图)


王楚林为了躲避“抓捕”无奈四处“流浪”

“亡命天涯”多日的王楚林向记者介绍说:张兵被抓捕后,某村民打电话向我通了气,我接到电话后,虽然觉得自己没有犯什么罪,但几个月前一起阻止施工队乱倒土方的张兵都“遭”了,自己可能也会被抓捕,只得“跑路”。于是,立即跑到屋后山林一个种菜棚里躲藏,住了不到一天,觉得不安全,我就坐车到正坝一朋友家,因为手机被定位,第二天外出到另一个朋友家去,我就听朋友说民警已经追到正坝,我赶紧换号,并买了一个老年手机,再次流浪……
我跑到镇安牟家坝一朋友家躲藏,呆了不到两天,我怕连累他人,又跑回后山的种菜棚里居住。几天后,还是觉得不安全,又跑到正坝。后来,发现新换的老年机号也被监控,我只得向外省跑。我坐车来到四川南充以前做生意时认识的一个朋友家,一直将手机关闭,实在想家、想孩子的时候才开机打一个电话,打电话也要跑到深山老林去打,随后关机。就这样,过着像老鼠一样的日子。20多天后,我才从家里人的电话里得知,赵远明说必须回来自首,不然就要在网上通缉。
我自认为没有犯罪,也不想再过颠沛流离的日子。于是就回到开州,我准备好了服刑所需的衣服,来到镇东派出所,我说:那天施工队乱倒土方,是张兵叫我去协调一下,赵远明、严小辉为了给我们添加“罪名”,竟然将一车混凝土说成是两车,第二天又伪造了一车混凝土,我们都不在现场,什么都不知道。民警说:你这事就不去看守所了,明天带5000元钱到派出所来去缴纳保证金。保证金缴纳后,他们要我每个月到公安局签到一次,把我当成刑事犯罪分子,实施监外执行。

上图:赵远明带着民警处理村民的征地拆迁纠纷(视频截图)


孙志奎“锒铛入狱”后尚不知“身犯何罪”?

出狱后的孙志奎告诉记者说:张兵被抓捕后的第二天上午,我也被几个便衣塞进“笼子车”,带到刑警队,根本不知道犯了什么罪?觉得自己没有做过违法乱纪的事。被警察戴上手铐审问后,才知道是几个月前与张兵、王楚林等人用摩托车阻止施工队乱倒土方一事。
我说这事都过去几个月了,不是已经调解好了吗?是施工方不对,当时派出所还要求施工方将我们摩托车上的混凝土清洗干净后归还(有录音录像为证)。
警察说:这里是刑警队,是“打黑除恶”的地方,我们问什么,你就说什么,没有你问话的权利!他们问了三个多小时后,将笔录给我看,内容全是他们的意思,我说的“房屋、土地被政府征收后,七年没有还房,至今租房生活;政府许诺的安置点,没有按承诺的时间、地点安置;施工队在没有谈好的情况下强行乱倒土方,造成我们去阻止”等问题,一句也没有写,我就在上面签了“大概属实”。警察威胁说:你必须签“情况属实”,不然就按“打黑除恶”论罪判刑。他们又重新打印一份,我正在犹豫,警察强行要我签字。
我一直在看守所呆了一个星期,家里人为了将我赎出来,求人担保,写《保证书》,还交了5000元的保证金,把我当成刑事犯罪分子一样,每个月都要去签到,实施监外执行。因为去求人担保、写保证的程序实在非常艰难,我家属都吓得不让我向市纪检部门举报,也不敢向记者吐露实情。

上图:30余名村民在会场集体下跪,要求解决安置问题,镇东社区书记严小辉(戴眼镜者)百般敷衍(有视频录音为证)


镇政府指使民警参与拆迁是否违背《禁令》?

针对政府以征收土地为名,少征多占,政府承诺的建房地块不兑现的问题,记者电话采访了北京朝阳区李三勇律师,他说:土地征收、房屋拆迁,应当由当地的征收管理部门公告补偿标准以及补偿方式,土地征收需要经过省级以上部门批准,如果补偿额过低或者补偿不合理,建议推举群众代表要求信息公开、谈判、与知名的媒体合作曝光等多种方式来维权。由于征收、拆迁存在巨大利益,各级政府层层截留,建议主动采取措施,斗争才能获得合理的补偿。对于“少征多占”的问题,可以通过媒体监督要求政府信息公开、行政复议、行政诉讼、谈判等多种方式来维权。
针对镇东政府动用警力间接逼死人命,王楚林、孙志奎、张兵没有构成犯罪,却被警方抓捕、通缉、拘留,并收取保证金,实施取保候审、监视居住等不法行为,记者采访了北京法律专家吴登其,他说:近年来,在征地拆迁过程中,有的地方造成了群众与警察的直接性冲突,使得社会上一度在“仇官”、“仇富”之后,又多了一个“仇警察”。为什么警力被频繁动用?归根结底还是在于部分官员不把人民群众放在心里,而是别有他图。他们为了追求高额土地出让金,不少地方官员选择暴力拆迁。国务院及公安部三令五申禁止警察参与拆迁,提出“严禁公安民警参与征地拆迁等非警务活动,对随意动用警力参与强制拆迁造成严重后果的,严肃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
重庆某律师事务所王律师说:《重庆公安十条禁令》第三条:严禁耍特权,欺压群众,侵害群众利益,违者一律先行紧闭。第五条:严禁乱收费、乱罚款,私分、挪用暂扣款物,违者一律免职或辞退。以上提到的几个当事人算得上犯罪嫌疑人吗?不算!可是他们却“享受”到了重刑犯的“待遇”!镇东派出所的警察是否违反了《禁令》?是否应该退还保证金?是否应该解除监视居住?请市公安局定夺!请全国网友评说。
上一篇:[期货]国内油价调整预测:4月15日国内油价如何调整?

相关推荐